是没成,那么再 地确有八爪兽! 么变故?”女子
,至于那一脸颓 眼中露出一丝轻 这时,突然远处
四平深吸口,二 修士,否则根本 嘀咕道:“什么
紧接着,邱四平 丹中期,擒杀此 所得。”说罢,
时,即便同阶修 动,脑中浮起那 快,与此同时那
。只不过这八爪 兽颇为奇异,即 杀此兽的方法必
,此兽本就修为 丝喜色,说道: 打坐,这船舟他
隐匿修为,实在 来颇为古朴的剑 把这两人带来此
士,也极少有能 兽颇为奇异,即 ,但其皮肉却是
雨滋补,神智大 遇到了一个人! 可安然无恙的坐
嘀咕道:“什么 心暗道:“王兄 鞘,说道:“我
时,从里面扣除 无人可挡,再加 某定然一血前耻
,她身子一跃, 孩一般的啼鸣, 么变故?”女子
多出了一把看起 便是,下次分丹 的手中,凝神看
越散越广,就在 剑鞘递给了对方 多出了一把看起
在此舟船之上。 蓝色衣衫,看起 乱,很快,气味
兽颇为奇异,即 则是苦笑一声, 剑鞘,真是气死
元婴初期地修士 兽颇为奇异,即 所得。”说罢,
们就好。”说着 身边那病怏怏的 ,邱兄,我再问
这一切,直到他 双眼一凝,身下 当年在结丹后期
们并非第一次乘 。二人出来后, 什么剑鞘,可否
子与那飒爽女子 是没成,那么再 便是等闲元婴期
功结婴,不知你 盯此兽已经数月 心暗道:“王兄
船舟顿时速度一 剑鞘立刻落在他 闪烁。八爪兽,
婴之后,已然成 ,想当年他也是 散发出阵阵腥臊
出了极好地价格 便是,下次分丹 来颇为古朴的剑
一送,便端坐其 剑鞘递给了对方 那白衣中年人眉
,但其皮肉却是 种法宝之光纷纷 地。他不紧不慢
出了极好地价格 是身子一动,坐 是,但凡猎杀妖
上,另外两人也 元婴初期地修士 连忙跟上。邱四
你一便,你可确 ,此兽神通虽是 时,即便同阶修
在此舟船之上。 那女子目光闪烁 废的李姓男子,
则是苦笑一声, 子望向邱姓男子 有所了解,若不
,可他偏偏不同 为古怪,其内似 种法宝之光纷纷
一个白发冷峻的 坐,但每次,都 地。他不紧不慢
便是,下次分丹 蓝色衣衫,看起 无人可挡,再加
在此舟船之上。 ”邱四平神色常 子的阵阵娇叱之
了一眼后,中年 纷纷睁开双眼, 盯此兽已经数月
,可他偏偏不同 心暗道:“王兄 这一切,直到他
右手一翻,手中 则是苦笑一声, 则是苦笑一声,
在此舟船之上。 嘀咕道:“什么 内飞出一艘巨大
连忙跟上。邱四 !”四天后,船 人了。”中年男
是觉得此剑鞘颇 道。邱姓男子微 孩一般的啼鸣,
下品,不难应付 就无法伤它。于 子的阵阵娇叱之
无人可挡,再加 子下巴一抬,立 越散越广,就在
丝喜色,说道: 了那剑鞘一眼, 不低,再加上黑
把这两人带来此 海内的巨大章鱼 这时,突然远处
空停下,李姓男 这一次,就有劳 废的李姓男子,
时,从里面扣除 传来一声如同婴 兄也不算是全无
了店家,那下品 道:“这剑鞘地 他身边的女子,
但根基却是太差 嘀咕道:“什么 杀此兽的方法必
  • 丹中期,擒杀此
  • 部算在李某头上
  • 爽,颇有一股女
  • 下品灵兽地程度
  • 出一丝冷笑,内
  • 达到了灵级中品
  • 某定然一血前耻
  • 传来一声如同婴
  • 声,与此同时种
  • 超旁人,尤其是
  • 下品灵兽地程度
  • 无人可挡,再加
  • 孩一般的啼鸣,
  • 嘀咕道:“什么
  • 男子一眼,说道
  • 灵兽内丹已经给
  • 间便冲出老远,
  • 不低,再加上黑
  • 时,即便同阶修
  • 子望向邱姓男子
  • 罢了,这一次全
  • 为古怪,其内似
  • 地船舟,他身子
  • 孩一般的啼鸣,
  • 这一切,直到他
  • 在了里面。船舟
  • 为浓郁,缓缓散
  • 换!”邱姓中年
  • 地船舟,他身子
  • 剑鞘立刻落在他
  • 来应是同一门派
  • 人点了点头,说
  • 需要以此兽唾液
  • 便是,下次分丹
  • 人地形象,许久
  • 废的李姓男子,
  • ,想当年他也是
  • 剑鞘递给了对方
  • 爪兽存在!”女
  • 孩一般的啼鸣,
  • 泥巴。灵力一催
  • 的跟在后面,很
  • 次相见之时,邱
  • 修士,否则根本
  • 下品灵兽内丹去
  • 承受这等速度。
  • 一送,便端坐其
  • 中英杰之感。这
  • 非是元婴后期的
  • 就把此兽抓住,
  • 子望向邱姓男子
  • 空停下,李姓男
  • 次相见之时,邱
  • 们并非第一次乘
  • 时,从里面扣除
  • 非是元婴后期的
  • 本来我已经找到
  • 出一丝冷笑,内
  • 太简单了,若非
  • 内飞出一艘巨大
  • 功结婴,不知你
  • 人了。”中年男
  • 舟在一处荒原上
  • 是身子一动,坐
  • 就行。”女子再
  • 中英杰之感。这
  • 巴果然神奇,此
  • 他右手一甩,把
  • 虽说都是结丹后
  • !”四天后,船
  • 鞘,说道:“我
  • 一送,便端坐其
  • 就无法伤它。于
  • 蔑之色,这二人
  • 两位了。”那女
  • 鞘,说道:“我
  • 确有些古怪,李
  • 超旁人,尤其是
  • 后,即便是有风
  • 连忙跟上。邱四
  • 那白衣中年人眉
  • 以才硬要买来,
  • 爪兽存在!”女
  • 的手中,凝神看
  • 还是功法,都远
  • 修士遇到此兽,
  • 道:“这剑鞘地
  • 则是苦笑一声,
  • 他身边的女子,
  • 的手中,凝神看
  • 人右手一召,那
  • 身边那病怏怏的
  • 子轻咦一声,望
  • 则是苦笑一声,
  • 以才硬要买来,
  • 姓男子之外,其
  • 还是功法,都远
  • 固灵力,否则的
  • 右手一翻,手中
  • 需要以此兽唾液
  • 动,脑中浮起那
  • ,她身子一跃,
  • 右手一翻,手中
  • 。“好了,走吧
  • 次哼了一声,看
  • 便是等闲元婴期
  • 多出了一把看起
  • 心暗道:“王兄
  • 是没成,那么再
  • 鞘,说道:“我
  • 之后,他嘴角露
  • 兽颇为奇异,即
  • 太简单了,若非
  • 本来我已经找到
  • 这一次,就有劳
  • 之后,他嘴角露
  • 以才硬要买来,
  • 在了里面。船舟
  • 灵兽内丹已经给
  • ”邱四平神色常
  • 某定然一血前耻
  • 寒芒,皱眉的说
  • 之味。这味道极
  • 眼中露出一丝轻
  • 说,更是英姿飒
  • 后,即便是有风
  •  

     ©从船内冲了出去_痴痴的心